2014年4月18日《新聞1+1》完成台本
  ——沉沒的“歲月”!
  白岩松 評論員:
  您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
  距離韓國“歲月”號客輪發出求救的信號到現在已經整整過去了60個小時。雖然60個小時都已經過去了,然而依然有200餘人處於失蹤的狀態,所有的人都心急如焚在等待奇跡。而另一方面,畢竟超過了60個小時,關鍵時刻,船上人和自己家人的一些通信、對話、短信等等陸續展現在人們的面前,看到這些的時候,這種傷感正在快速地蔓延。我們來看一下這樣的對話。
  船上的兒子發短信“媽媽,以後不說可能就沒機會了,我愛你。”媽媽有點懵,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回他一個短信“為什麼突然說這個?我也愛你”。
  父親對船上的孩子說,“我知道目前救援正在進行當中,如果可能的話,不要待在你的房間里。”在船上的孩子回“不行的,輪船已經傾斜,我根本出不去,走廊里一個人也沒有。”
  在船上的學生髮短信給哥哥,“房間已經傾斜了45度,剛剛海警已經到達。”哥哥回短信,“不要慌張,打起精神。”
  船上的學生髮給沒有上船的其他的同學,“我感覺我們快要死了”,“如果我做錯了什麼請原諒我”,“我愛大家”。
  其實看到這樣的短信,將來可能還會有更多會出現在大家的面前,生命在那樣的一個時刻是顯得如此脆弱和無助,然而此時我們依然期待能夠有奇跡。是否奇跡會發生?接下來馬上要連線我們在韓國的記者曾文甫,文甫你好。
  曾文甫:本臺記者:
  岩松你好。
  評論員:
  現在天已經黑了,不知道救援是否依然在進行。之前的救援並不成功,現在是否有新的方法還在做嘗試?
  曾文甫:
  好的岩松,在回答你的問題之前,我們首先給可以給大家通報一個最新的消息就是,在我們連線的稍早前的,當地時間晚上的11點,韓國方面再次修改了有關此次韓國客輪沉沒的最新的數據。現在據最新披露的數據顯示,現在船上總共的乘客的數量增加了1人,達到了476人,而死亡的人數現在還是28人,但是失蹤人數現在是增加到了274人,這比原先的268人又增加了6人。與此同時,現在獲救的人數也由原來的179人減少到了現在的174人。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現在韓國官方給出的一個解釋是,由於之前的重覆登記導致了救援人數的統計有所增加。與此同時,有的現在是出現了有死者,因為最開始沒有被填寫在乘客的信息表裡面,因此現在有更多的死者出現,也就是增加了整個船上搭載的乘客數量。
  至於你所提到的搜救,其實從現在,剛剛韓國媒體也有消息報導稱,其實從現在開始到明天凌晨的這段時間是一個搜救的比較關鍵也是比較好的時期,因為在晚上的時候,海水的流速是比較慢的,這樣有利於進一步的搜救行動。其實從今天下午開始,韓國方面已經取得了一個重大的進展就是,已經有潛水人員開始進入到了船艙裡面,但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新的,有生存者存在的信息傳出。至於之前韓國也出動了幾架起重裝備,準備在今後將這艘客船打撈起來。但是現在看來,在顧及到生存者的安全以及沒有獲得家屬同意的情況下,這些起重裝備也暫時不會進行工作,因此韓國方面最主要的方法還是派遣潛水人員進入到船艙裡面,試圖找到生存者。岩松。
  評論員:
  文甫,還有個問題。我相信所有的國人牽掛船上所有的失蹤者,但是在其中也會去牽掛。中國的公民之前是2個,後來變成了3個,這個數字是否還會有變化?
  曾文甫:
  其實在今天下午的時候,我們也採訪了我國駐光州總領館的副領事杜先生,他也向我們透露說,現在我國駐韓國光州總領事館方面已經確認,現在在這艘客船上,已經有4名中國公民現在處於一個失蹤的狀態。除了你所提到的,之前有2名中國的游客以及包括一名中學生之外,在今天的時候,還確認了一名,他是一名持韓國簽證的一名在韓國的務工人員。這現在已經總共有4名中國的公民在船上處於一種失蹤的狀態,由於之前還有媒體報道稱,因為在這艘船上,我們知道有很多的學生是來韓國檀園的中學,安山市在韓國境內,又是中國人比較聚集的地區,因此現在看來還不排除船上有可能還會有更多的中國公民存在的信息,有關這方面的情況我們也會在前方予以持續的關註和跟進。岩松。
  評論員:
  好,非常感謝你在前方給我們帶來的報道,你也辛苦了。接下來就讓我們再回到那樣的一個關鍵時刻,為什麼60個小時了,在這種現代科技按理說應該很發達的情況下,救援依然顯得如此的無奈。
  解說:
  今天,搜救工作仍在緊張進行。
  李麗秋 警察廳發佈會:
  在今天下午,搜救人員進入到了客船的貨艙,但是由於貨艙裡面裝滿了貨物,因此沒有能夠進入到裡面。在15時56分,潛水導繩設置14分鐘之後導繩斷了,潛水員被迫中斷了作業,目前已經返回了。
  解說:
  僅僅持續了14分鐘的艙內搜救並沒有新的發現,而對於今天早些時候傳出,失事客輪已經沉沒的消息,今天下午,韓國警察廳給予了否認。
  李麗秋:
  只是由於潮汐變化和註入空氣工作的進行,使得船體沉入了水下,但是它並沒有完全沉沒。另外,為了使船體保持浮力,目前搜救人員仍然在增設氣袋。
  解說:
  根據韓聯社的報道,韓國軍方負責人今天表示,海軍潛水人員開始在失事客輪“歲月”號上綁定打撈用的氣囊,因為單個氣囊的起浮能力可達35噸,氣囊可防止船舶繼續下沉,進而為潛水人員進行水下操作提供更穩定的環境。
  除開捆綁氣囊,就在今天凌晨,三艘大型起重機船也陸續抵達事發海域。不過,考慮到打撈船體的工作可能會影響到失蹤者的安全,所以,這一舉措如果沒有獲得失蹤者家屬的同意,相關部門就不會輕易打撈船體。
  泰德·艾倫 美國國務事故應對指揮官:
  那個船艙還沒有足夠的水才能讓客輪傾覆,所以很難確認哪兒有氣穴。
  解說:
  昨天,韓國方面還嘗試向沉沒客輪船艙內註入氧氣,以爭取更多的救援時間,但由於水壓太高,註氧作業沒有取得進展。
  金守炫 韓國西海地方海洋警察廳廳長:
  我們已經盡最大努力,通過接近船隻並向客輪註入氧氣的方法,延長受困者的生存時間。然而由於種種原因,比如說強水流和低能見度,接近船體很難,給船體註氧沒能完成。
  解說:
  僅昨天一天,韓國有關方面共投入了171艘艦船、29架飛機和550多名搜救人員參與搜救。美國海軍第七艦隊16日也發表聲明說,事發時正在朝鮮半島以西海域執行巡邏任務的美國海軍“好人理查德”號兩棲攻擊艦已開赴客輪失事現場參與救援工作。
  評論員:
  這一個多月可以說是亞洲的悲傷時刻。在3月份的時候,大家想想看在一個互聯網的時代里,居然有一架飛機可以失聯,而且一失聯到現在一個多月都還沒有找到。接下來是這次的這艘客船,在高科技如此發達的情況下,船的沉沒其實是一個慢慢的過程,有幾個小時的時間,但是居然有200多人失蹤,跟船一起沉入到海底。究竟是發生了什麼樣的情況?我們來看看時間,它是4月15日晚上9時離港,16日上午8時58分發出求救信息,一直到11時,也就是起碼兩個多小時,客輪底朝天幾乎完全沉沒。這是有2個多小時的時間的,這個船的情況是可以容納921名乘客,它的總長是145米,1994年在日本建造。
  乘客的回憶等等我們先不說,接下來馬上要先請教一位專家,他是上海海事大學商船學院的院長肖英傑,肖院長您好。
  肖英傑 上海海事大學商船學院院長:
  你好。
  評論員:
  這個有點出乎大家的意料,因為不在我們的常識里,覺得如果要是深海的話可能很難救援,為什麼這個船其實就是在水面下來一點點,但是救援60個小時過去了幾乎毫無進展?
  肖英傑:
  這主要取決於幾個因素,第一是離岸距離,雖然我們想象它在相鄰的島只有20公里,但是它離開救助的船舶和有效的救助基地實際上比我們想象中的遠,所以無法開展有效的現場指揮和現場的救助。第二,受天氣和晝夜影響也比較大,晚上無法進行有效的救助。
  評論員:
  到底現在以您的專業來判斷,60個小時過去了,還有可能有生存者嗎?
  肖英傑:
  這個我持比較不樂觀的觀點,為什麼呢?海上的生存條件主要是取決於空氣和氧氣,第二就是水溫。船體如果完全沉下去,意味著第一空氣或者氧氣沒有了;第二個,當水溫在10到15攝氏度時,人的生存時間實際上是少於6小時,所以這兩個方面疊加,這方面也很難樂觀估計。
  評論員:
  好,一會還會有問題要繼續向您請教。其實面對輪船沉沒的時候,有的時候我們不該用地震的所謂黃金72小時這樣一個概念去套。如果要說這一個房間沉沒了,沒有空氣的話可能就是幾分鐘的事情就會讓生命離我們而去,因此這種挑戰是巨大的,雖然我們依然抱著還希望有奇跡這樣一種念頭。
  接下來就讓我們回到那樣一個關鍵時刻,到底發生了什麼?
  解說:
  “請趕快回家”、“餓了吧,和媽媽一起吃飯”。
  手持祈禱的條幅,手機代替燭火的照明。昨天晚上,韓國檀園高中的數百名師生與學生家屬共同會聚在學校操場,為客輪沉沒事故同學和老師們祈福。
  今天,一些失蹤學生的親屬還到事發地附近港口雙手合十,為親人祈禱。
  失蹤學生的家屬:
  一想到她在水裡有多冷,我的心都碎了。我祈禱她還活著。
  解說:
  事實上,這艘載有475人的韓國客輪“歲月”號上,有325名高中生和15名教師,都來自檀園高中。4月15日,他們從韓國仁川出發,到濟州島參加數學研修的春游,但是,這次令人期待的活動卻在16日上午終止在路途上。
  除了340名師生外,還有135名其他乘客和船員。事故發生時船體劇烈搖晃、傾斜,雜物不斷掉落,所有人都東倒西歪,撞成一團。根據被救的一名學生描述,船體傾斜後,他和其他幾個同學選擇穿上救生衣跳海逃生,而更多的同學卻被困在了船上。
  獲救學生:
  廣播通知大家原地不動,但船已經開始下沉,所以很多學生沒能逃出來。
  解說:
  4月16日上午9時,客輪發出求救信號,而到11時左右,這艘總長145米,寬22米的客輪,已經底朝天,幾乎全部沉沒。對此有專家表示,在船體傾斜到20度時,就應該立即疏散乘客。而在這艘沉沒的客輪上,並沒有船員在第一時間及時釋放出救生艇。
  伊恩·溫克爾 造船工程師及渡船專家:
  沒有理由說,船員不放下救生艇到海面,幫助那些逃出來的乘客逃生。我很驚訝他們(船員)沒這麼做,這是需要提出質詢的,他們為什麼沒有放下救生艇。
  解說:
  日本《讀賣新聞》報導稱,“歲月”號是在2012年從日本轉賣到韓國的。隨後,韓國對船體結構進行過改造,增加了客房數量,使初始承載人數從804人增加到921人,是目前韓國國內同類客輪中最大的一艘。據獲救的人員回憶,“歲月”號客輪一共五層,第一層和第二層裝的是車輛和貨物,第三、第四第五層是客艙,而如果乘客要從住的地方逃到甲板上去,要經過這個長長的走廊,還要打開一扇門,在船體突然傾斜的情況下,走完這條走廊更是難上加難。
  評論員:
  悲劇的背後必然會有很多的遺憾和讓人不能理解的地方。比如說16日的上午8時58分就發出求救信號,如果同步讓這個船內的幾百人開始進行轉移的話,是擁有足夠的時間的,而且當時的水溫,還足以讓乘客,哪怕沒有坐救生艇,僅僅是跳到海裡頭,因為你穿著救生衣,兩、三個小時是大部分人都能扛得住的,這時候早已經等到了來救援他們的人們,但是這一切幾乎沒太發生。為什麼?其實在那樣一個生死時刻,也有人用手機拍了視頻,我們來聽一下,看一下。
  解說:
  從另一段手機視頻來看,船體傾斜幾乎達60度,掛在衣櫥里的衣服紛紛滑落,學生們躲進隔板下麵以防摔倒。
  船上乘客:
  進水了,地上積水了。
  客輪上廣播通知:
  在乘客區更安全。
  解說:
  船員吳永希表示,根據他的經驗,傾斜5度是能否使船隻重新回到水平的零界點,船員隨後幾次嘗試調整船隻姿態都沒有成功。在船長髮出“原地不動”的指令30分鐘之後,船長終於發出了撤離指令。
  評論員:
  馬上還是要連線專家,上海海事大學商船學院的院長肖英傑,肖院長你好。當時也許他有他的想法,船長覺得傾斜5度我能把它校正過來,但是他發出了一個指令過於自信說,原地不動30分鐘,您怎麼看待這條指令?
  肖英傑:
  這個指令主要還是他錯誤的沒有認識到當時事故的嚴重性。第二,他主要還是過於相信自己有這個能力,所以沒有及時做好精確的指揮和儲備。
  評論員:
  以您的經驗的話,如果這半個小時的指令是提前就發到話,不至於現在有這麼多人處於失蹤的狀態吧?
  肖英傑:
  應該是的。
  評論員:
  時間其實是夠用的對嗎?
  曾文甫:
  對的。
  評論員:
  好,接下來我們要繼續去關註。其實任何一次這種大的災難往往是人性的一種集中的展示和爆發,有人崇高,有人卻讓你覺得太不應該這樣了。
  船上乘客:
  進水了,地上積水了。
  解說:
  在任何災難發生的瞬間,總有一些人會做出捨己救人的無私選擇。此次“歲月”號的船員,22歲的樸志英就是這樣的人。據媒體報道,樸志英已經在船上工作了6個月,她原本是名在校大學生,為了補貼家用,才暫時休學上船工作賺錢。據幸存者描述,沉船事故發生後,樸志英一直在安慰鼓勵學生們要鎮定,併為學生們找來救生衣穿上由於數量不足,樸志英自己並沒有穿救生衣。當學生問,你為什麼不穿救生衣時,她回答說,先救你們,然後我再出去。
  當海水涌入客輪時,她果斷組織學生跳海,最終,孩子們獲救,而樸志英直到16日,中午海警才發現她的屍體。亞洲經濟等韓國媒體因此承擔她為“最美乘務員”。
  還有一位姓金的男性乘客,雖然我們至今沒有找到一張他的照片,但是通過韓國媒體的報道我們瞭解到,他在客輪進水後,把消防帶和床單系在一起,將20名學生拽到6、7米高的船艙欄桿處,才得以讓這些學生被直升機救走。而金宏晶在獲救後卻表示,在沉船之前,沒能救出更多的人,我感到非常自責、心痛。
  解說:
  在此次海難中,與樸志英和金先生的表現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此次失事客輪的代理船長李準實。事故發生時,李準實並不在駕駛艙,客輪是由三副掌舵。據韓國《朝鮮日報》16日報道,當天,客輪發生事故時,船長和部分船員不但沒有及時幫助乘客們逃生,反而憑藉自身對於客輪結構的熟悉,早早地坐上救生艇逃走了。
  李準實:
  我很抱歉而且感到很羞愧,我真是不知該說什麼好了。
  解說:
  今天,韓國警方表示,船長是發生事故的主要責任人。警方最快將於今天發出對李準實的逮捕令。
  評論員:
  22歲的那位姑娘足以配得上“最美”這樣的一個稱謂,也可以上感動韓國。但是像這樣的一個船長,幾乎都不敢有臉來面對公眾,可以給他做八期《焦點訪談》,這樣的人簡直是太糟糕了。但是這就是人性,在關鍵時刻。新聞報道當中還說,船長剛纔也介紹了,莒南跟第一批人在等救生艇,上了岸之後還把自己浸濕了的錢拿出來在那晾,然後不斷地喊這是我的錢,很多人覺得他精神已經出現了問題,可能是腦子進水了。其實,今後他面臨的壓力也會越來越大。今天在新聞當中也有這個這樣的消息也反映一種人性的掙扎,在這個船上獲救的一位學校的校監,自己選擇了在樹上上吊身亡了。她可能不能夠接受,作為一個學校的負責人,帶著幾百個孩子上了船現在居然有那麼多的孩子還處在失蹤,有可能告別世界這樣的一個狀態當中,也代表著人性的一種掙扎。
  好了,接下來我們要馬上連線嘉賓,上海海事大學商船學院院長肖英傑。肖院長。
  肖英傑:
  你好。
  評論員:
  您怎麼看待“歲月”號上這個船長的行為?
  肖英傑:
  船長在棄船的時候,他實際上是有行動的準則和順序的。我們一般是這樣認為的,首先他應該組織旅客安全離船,然後是安排船員離船,船長應該最後離船。這個順序實際上也決定了,他對全船乘客和船員的安全是負有最主要的責任。
  評論員:
  我們是否可以這樣解讀,他不僅僅是一種道德要求,而就是崗位,甚至就是法律的要求。
  肖英傑:
  對,國際上是通用的。
  評論員:
  這一次出現了這樣的讓大家非常難過,揪心,當然我們現在還盼望有奇跡這樣一個海難,反過來也給我們平常的這種海事活動,各個國家的海事活動一種什麼樣的提醒?
  肖英傑:
  平時的救生知識的普及和應急的訓練,遠遠比我們書本知識的瞭解更重要這是一點。第二點,加強重大事故的應急指揮是降低事故損失的最主要的手段。
  評論員:
  您的第一個建議里希望有很多的應急的常識的培訓,是否也意味著你對這個新聞事件在發生的過程中,很多人缺乏常識印象深刻?
  肖英傑:
  對的。
  評論員:
  比如說?
  肖英傑:
  比如說,我們現在看到,船上的所有的救生筏在照片里是紋風不動,而所有的甲板,因為我們沒看到艙裡面的貨,所有的甲板貨物貨物全是移動的,那就意味船員平時沒有綁扎好這些該綁上的東西。
  評論員:
  非常感謝您給我們的提醒。的確,需要我們在日常生活當中有更多的應急救險的常識我們才會安全。
創作者介紹

雨天

bcshfpkbpu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